您的位置:书迷屋 > 都市言情 > 超厉害的天选者们 > 第两百六十三章 你,太弱了

《超厉害的天选者们》 第两百六十三章 你,太弱了

    “不急不急。”

    荒月先生面容含笑,不慌不忙的放下手中的茶盏,缓缓的说道:“老夫希望小兄弟此次出去能够在子时之前回来,帮老夫一个忙,不知小兄弟愿意不愿意?”

    “帮忙嘛,没问题!”

    苏明月非常爽快的答应了,因为他现在真的很无聊,而且他暂时也没什么事情可干,“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瘦西湖怎么去啊?我人生地不熟的迷路了那就不好玩儿了。”

    荒月先生玩味的看了苏明月一眼,不觉有些好笑,“小兄弟竟然不知道瘦西湖怎么去?老夫这还是有生以来头一次听说来扬州城的人还有不知道瘦西湖怎么去,小兄弟真乃奇人也!”

    “e……”

    尽管苏明月脸皮有些厚,但此刻他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话说,我是路痴,最好给张全扬州的地图,不然的话,懂?”

    荒月先生哈哈一笑,捋了捋自己白花花的胡子道:“小兄弟真是太有趣了,连自己是路痴这样的话都可以如此坦然的说出口来,实在是令老夫有些汗颜啊!”

    苏明月倒是不在意荒月先生的调侃,只是很无奈地耸耸肩道:“天生没有方向感,怪得了谁呢?”

    “小兄弟稍等片刻,地图马上就来。”

    “那我先谢谢老先生了。”

    …………

    扬州,瘦西湖,一位翩翩少年持刀而立,

    月色正好,微风清爽,衣袍猎猎,踏舟慢行。

    少年斑驳长发披散着没有任何装饰,两鬓鬓角直垂而下,与天平行的清凉锁骨在长风的吹拂下若隐若现。

    斑驳的长发正沿着玄奥莫测的轨迹飘动,使得整个人看上去有一种朦胧的梦幻感。

    这个有范儿到几点的少年,正是在百无聊奈之下选择乘船出来看风景的苏明月。

    就在苏明月哼着小曲,看着风景,奇怪为什么传说中的秋香还没来的时候,却是有一位英姿飒爽的美女踏云而来,准确点说,是直直的冲着苏明月的小船来的。

    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一身月黄色长裙,大约双十年华,身段如柳,婀娜婆娑,只是明媚的脸上好像一直有着薄薄的光芒,让苏明月对其真实的容颜看不真切。

    苏明月虽然搞不清楚状况,但他还是很自然的选择了无视这位美女,继续唱他那根本就不着调的流行歌曲。

    用苏明月的话来讲,美女什么的全都是妖孽,都是祸水,反正惹不起,遭不住,无视无视也就过去了。

    当然啦,明眼人当然知道为何苏明月如此行事,这货就是个死傲娇,口是心非的主,既然已有心心念念之人,别的美女那就全是浮云了。

    月黄长裙女子淡淡的看了一眼像没事人似的苏明月,那双似秋水般的眼眸里忽然闪过了一抹光华,随即他便朝苏明月微微一笑,无声的走进了船篷。

    “我没看错吧?这位美女竟然对我笑了?难不成她看我如此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对我一见钟情要对我以身相许情定三生?”

    苏明月双目一转,满脑子都是不靠谱的胡思乱想,“虽然不知道她来我船篷里干什么,我也懒得问,就当是行善积德,无视无视就过去了。”

    面对陌生人,不问来历,不问去处,不问原因,不问为何,恐怕只有苏明月这个刚穿越过来的人才做得出来了。

    这个世界可是天选者遍地走的,而且真实界也没有受到大宇宙意志的约束,这个来路不明的美女搞得不好可就是一个核弹啊!

    哎,谁让我们的苏明月同学的神经的确非常大条呢?!

    乌篷船漫无目的的在瘦西湖上飘来荡去,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竟然来到了一片人烟稀少的无人地带。

    就在这时,一座神华流溢的彩舟却是从远处的天际直接来到了苏明月身前不远的虚无之中。

    彩舟左右分别站有一对七八岁左右的金童玉女,一握剑青年遁光立在彩舟门帘的右前方,冷冷的看着对于他们的到来没多大反应的苏明月。

    无视,还是无视,不过苏明月不是傻子,这种突如其来来头貌似很大的人肯定不会平白无故找他麻烦。

    苏明月已经悄悄的用利用灵力将船篷的气息完全隔绝。

    苏明月虽说有些自恋,但他也还没自恋到那种程度,他可不认为自己的魅力已经大到了足以吸引男性目光的地步。

    握剑青年强横的意念直接向着苏明月扫了过来,却是在船篷处受到了阻碍,无论如何他都再也不能进入分毫。

    这是一股他从没有见过的力量,一时间竟然有些无可奈何。

    握剑青年不敢大意,朝着苏明月抱拳说道:“在下管甚,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来人也算是有些礼貌,苏明月也不是迂腐之人,直接回了一礼后说道:“尊姓大名不敢当,在下苏明月,一介江湖散人而已。”

    冷冷的柳月闪烁着妖异的光芒,一朵流云不知所措的在夜空划过。

    持剑青年浑身气势暴涨,他的目光如同两把锋利的刀子,试图看穿苏明月的一切,他冷冷的道:“不知船篷里是阁下的什么人?”

    苏明月玩味的笑着,深蓝色的眸子里的光芒明灭不定,轻易的就化去了握剑青年如刀割般的锋利目光。

    “那管兄能否告诉在下,在素帘后面的又是什么人呢?”

    “铮!”

    持剑青年猛然抽出半截长剑,冷冽的杀气仿若潮水般向着苏明月铺天盖地而来。

    “放肆!”

    持剑青年不怒而威,愿力神芒流转,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裁决者。

    流云被凛冽的杀气直接冲散,而那弯柳月却是越发的妖邪,透着邪诡的红芒。

    “那可不一定哦!”

    苏明月一挥衣袖,动作潇洒自然,完全不受杀气影响。

    他玩味的看着抽出半截长剑的握剑青年,戏谑的笑着,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管甚眉头紧皱,漆黑的眸子瞬间变成了一双耀眼的黄金瞳。

    只见一道三米左右的十字形剑气已然被管甚斩出。

    苏明月身形却是未动分毫,他直接就无视了这道凌厉剑气,他只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脸惋惜的表情,叹息了一声后说道:“你,太弱了。”